香港扮演着重要甚至核心作用

2020-08-19 17:57

其次,粤港澳大湾区基础设施互通互联进展较快。龙华地铁线、港珠澳大桥、广深港高速铁路等一大批基础设施互通互联项目相继建设,将港澳纳入广东“一小时生活圈”,为推动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奠定了重要基础。

迟福林:广东的优势在开放,广东的作用也在开放,广东的发展更在开放。

比如,2016年广东服务贸易额达到1473.4亿美元(9787亿元人民币),在总量上占全国服务贸易的比重达22.4%,是我国服务贸易第一大省份。如果能够在服务贸易现有基础上加快突破,将明显形成广东开放的新优势。

免责声明:

广东具备加快服务贸易发展的基础。改革开放近40年来,广东抓住了我国发展外向型经济、吸引外资的历史机遇,成为制造业大省。随着广东制造业从生产型向服务型的升级,广东在服务贸易上已经累积了比较好的基础。

第四,广东开放既有机遇也有挑战。十九大以后,粤港澳一体化的趋势以及中国和东盟的合作进展,都蕴藏着扩大开放的重要机遇。但广东也面临着挑战,这些挑战的核心问题是,新时代广东对外开放的新优势究竟何在?在全国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中,广东只有增创开放新优势,才能在形成我国对外开放新格局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一,广东的区位优势决定了它在全国开放中的战略作用。过去近40年中这个作用得到了充分发挥。到了今天,我国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广东的区位优势更加凸显。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过去,在粤港澳发展中,香港扮演着重要甚至核心作用。从现实情况看,当前推进粤港澳一体化,广东需要扮演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甚至核心作用。

南方日报:如何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激发广东的增长新动能,加速粤港澳之间的要素流动?

除了与港澳合作有优势外,广东在与东南亚、泛南海的合作当中,以及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也有着某些独特优势。总的来看,广东的对外开放地位不但没有降低,而且还将进一步提升。当然,这也对广东在对外开放战略中扮演的角色提出了新要求。

迟福林:关键在于以服务贸易一体化为重点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经济一体化进程。

其次,进一步创造优良的营商环境。广东的营商环境在全国是领先的。要增创对外开放的新优势,广东的营商环境还需要进一步优化和提升,要对标国际发达地区的营商环境。比如,进一步提升政府服务效率,做好知识产权保护,营造创新创业的良好氛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以开放促改革。以服务业市场全面开放为重点深化全面改革。只有实现服务业市场全面开放,才能和香港、澳门对标接轨。

南方日报:以前广东给全球的印象是“世界工厂”。近年一系列的高端会议、论坛在广东举行,预示着“世界工厂”正在转型,要集聚更多、更优质的创新要素。此次《财富》全球论坛上将迎来134家世界500强企业,如何借力这个论坛更进一步地提高广东的全球形象?

我认为,广东至少有两个现实优势。一个优势就是粤港澳人文交流。在与香港、澳门的人文交流当中要加大力度,要发挥广东的优势。内地与港澳高层次的人文交流平台,可以主要搭建在广州。另一个优势是广东的侨胞多,广东有两千多万人在海外,促进他们与广东开展更密切的交流,将会释放新的巨大能量。

再者,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需要以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为重要支撑。粤港澳服务贸易有相当大的互补性,港澳地区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均在90%左右,广东九市已形成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的产业体系。粤港澳在经贸、技术、金融等服务领域拥有深度合作交流的空间。

所以,广东在新时代的人文交流方面应该尽快形成自己的品牌。例如,乌镇有世界互联网大会,海南有博鳌亚洲论坛,广东的广交会闻名海内外。进入新时代,广东有条件、也有能力打造一个全球性人文交流的重要平台。

迟福林:广东这些年的创新成果在全球具有重大影响。在广东的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核心的问题是能不能塑造创新的新高地。未来的产业结构变革、消费结构变革、城乡结构变革的速度是很快的。在这个趋势下,要创新,要赢在转折点,就要有高层次的、广泛的、全面的交流。这点极为重要。

第二,在近40年的改革开放中,广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开放促进了广东的改革,加快了广东的发展,提速了广东的转型。更重要的是,开放形成了广东发展的独特优势,形成了广东在全国的重要地位。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广东给全国贡献的一条重要经验。

首先,在现有的负面清单及cepa补充协议基础上,梳理并提出对港澳服务提供者更加开放的措施。例如,取消或者放宽对港澳投资者的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等准入限制,促进广东与港澳服务贸易规则的对接。

迟福林:《财富》全球论坛给予广东一次历史性交流机遇,期待广东借此形成高层次、长期持续的人文交流品牌。这对推进广东转型升级、促进广东创新发展等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广东要有更大的魄力和务实的行动,尽快地搭建起这些平台。

南方日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本次在广州举行的2017《财富》全球论坛也将围绕“开放与创新”议题。您认为广东在全面对外开放格局中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第三,进入新时代,面临经济全球化的新背景,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对广东提出了新的要求。比如,广东如何在粤港澳大湾区、粤港澳一体化建设中发挥主导作用?如何在促进中国与东盟的自由贸易进程、促进泛南海经济合作当中发挥引领作用?如何在全国开放升级中形成新的示范作用?这些都是新时代赋予广东新的历史使命。

要实现广东服务贸易的大发展,需要在全面开放服务业市场的基础上,务实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通过实行国际通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和更加开放的体制机制,实现跨境服务贸易自由化,在服务领域推动大湾区打破境内外的各种体制壁垒,促进服务和与服务有关的人员、资本、货物、信息等要素自由流动。

有人会问,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是否具备条件?在我看来,当前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时机和条件总体成熟。首先,自cepa实施以来,粤港澳服务贸易快速发展。香港服务出口年增长达到9.9%;澳门服务进口市场也集中于粤港地区;广东与港澳地区贸易额达到1834亿美元,占比30.6%。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要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可以考虑从港澳资本的全面开放起步,为港澳制定更加优惠的准入负面清单。

最后,从需求角度看,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也是实现港澳健康平稳发展的关键。例如,香港要稳固提升其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澳门要解决博彩业一业独大的问题,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就是与广东合作发展服务贸易,并由此为港澳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提供重要支撑。